追蹤
缺一不可工作室
關於部落格
副社長-midako。
  • 2095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Bloody Monday 2 ep01




 


第一季前情提要 略


俄羅斯SAKHALIN。星期五。
折原MAYA虐殺一名俄國佬,手機通話報告得到"皇帝之牙"。(一片Micro SD)
手機的另一方:何時行動?
MAYA:明天晚上八點。目標地是東京。使用核子彈,攻擊日本。


---

東京。
穿著羽絨外套,戴起帽子看不到臉,提著一袋泡麵,來到一間滿是電腦的房間,點閱著某網站(有關核子彈)。
〈一直到後來才知道這人是誰〉
音彌的爺爺成為了總理大臣,出現在新聞報導中。

---

THIRD-i總部

 


(這個小帥哥的鏡頭真不多,會特別注意到他是因為之前某天看節目時剛好看到有個企畫是尋找與三浦春馬共演BM2的菁英警察,中間過程都沒仔細看,最後挑到這個混血小男生,才眼睛一亮。〉


得知核子彈威脅東京的消息,成員們開始行動。
到核彈引爆還有32小時。
目前監控的恐怖組織及海外情報網,都沒有明顯的行動。
不管是多小的組織都更新到監控清單上。並且對照兩年前的事件。

兩年前...

策劃Bloodt Monday的J身邊,以及折原MAYA。
新任指揮官如此交代。

---

 


大學。
音彌正在台上報告,有關核子彈的內容。〈目前核子彈已經小型化了。〉


---


莫斯科。

霧島來到此處監獄,欲將J押回日本。


---

回到普通生活的藤丸,在便利商店打工。

「這位客人,可以不要長時間站著看書嗎?」藤丸來到小葵旁邊邊整理雜誌擺放架,邊說道。

「因為在等人,沒辦法只好翻書看看。」小葵。

「那,我也來看。」於是藤丸也拿起一旁的泳裝美女雜誌翻閱。小葵看到雜誌內容,挺介意地便拿雜誌狠狠打了藤丸的後腦勺。

「好痛。你對我們家的商品做什麼呀」

「音彌好慢唷。」不理會藤丸的抱怨,小葵顧左右而言他。

「到外面去等啦。」

「你說什麼?你也要一起去耶。」

「啊?」藤丸很是疑惑。要去哪裡?

「你果然忘記了!今天是音彌的生日!」

「我沒有忘記呀。」藤丸小聲辯駁,不過很是心虛的樣子。

「連音彌都忘記是要怎麼辦啊?」

「我沒忘記。」音彌快步走進來。「不好意思,研究發表完教授找我談話。」

「又被稱讚了?」

「你真了解。」

「是是,真不愧是你。」

便利商店的同事 響 ,突然從員工休息室開門走出旯,一把拉住藤丸,要藤丸幫他看看電腦。

「我之前也說過了,我對電腦不熟。」藤丸很委婉地拒絕了。

小響拉住藤丸的手,小葵看在眼裡,似乎有點不是滋味。

掙開小響的手。「我不懂。」

「好遜。」

 

看著藤丸隱瞞自己的專才,音彌跟小葵心裡充滿疑惑及不捨。

看著兩大親友關懷擔憂的眼神。「我真的不玩電腦了。」

兩年前的事件,在大家心中都是個不敢提起的死結吧。
一陣靜默後,藤丸提醒時間快來不及囉,催促兩人先離開。
「打工下班後,馬上趕過來唷。」音彌轉身離去前交代道。

---

一名女子與房屋仲介業者來到一間公寓,研究窗外視野之後,女子把仲介業者殺掉滅口。
女子胸前有一大片刺青。拿起槍枝組裝後,便向一名男子回報準備完畢。
從狙擊視窗望出去,竟然是小葵與音彌餐聚的地點。

---

「藤丸手機還是沒接。」

「難道延後下班了嗎?」

就在兩人等待藤丸之時,餐廳走進一號大人物,讓餐廳的其他顧客為之驚訝。


 

總理大臣走進來,來到音彌身旁的座位坐下。

 
 
 
 


「為什麼爺爺會來?」感到意外的音彌,詢問小葵。

「是我麻煩她的。因為你都不接我電話。」

爺爺詢問音彌隻身在外生活的近況,以及大學生活的近況。
 


而爺爺有要事在身,打算跟兩人乾一杯,就要先行告退。
卻在此時發生槍擊事件。
第一槍沒擊中。女子趕緊瞄準第二槍。

音彌衝上前想把爺爺推到地上,卻遲了一步,沒躲開第二槍。

---


星期六早上。
原本調離THIRT-i的加納及南海,因為總理被槍擊事件,被調回THIRD-i總部。

---

醫院。
聽聞到爺爺的傷勢並無大礙,很快就可以出院,而鬆了一口氣。

爺爺的手機響了,音彌到走廊外接起電話。
來電的是,剛抵達成田機場的折原MAYA。

沒想到爺爺竟跟恐怖份子有聯絡,音彌很是驚訝。
MAYA提到有東西要請音彌轉交總理,便約了音彌見面。

而音彌也從MAYA口中得知,晚上八點和子彈即將爆炸的事情。

掛了電話,音彌匆匆離開醫院,剛在一旁偷聽到片段的小葵相當擔心,攔住音彌,阻止音彌單獨前去冒險。


「我只是想確認爺爺是不是真的有跟恐怖分子有連絡。」

「那至少通知THIRD-i的人...」

「不可以。總理與恐怖分子有往來,這件事情怎麼能說。而且那些人對我們的朋友見死不救。」

「即使如此,他們拯救了日本呀。」

「不要辜負了藤丸的犧牲。」好不容易大家,尤其是藤丸,才回到普通人的生活。努力不想在與過往有任何牽扯。


「這件事情千萬不要跟藤丸提起。好嗎?」離去前音彌再次回過身交代小葵。

---

已經到了星期六上午十點,仍是找不到跟J及折原MAYA有關連的消息,核子彈的追蹤進度仍是等於0,大夥已經開始心急了。


加納跟南海來到總部,在會議室中,與指揮官打照面,並且讓兩人了解被調回來的用意─避免兩年前的悲劇重演。

---

藤丸回到家中,妹妹正準備好午餐,不過藤丸回說不用。
走進浴室打算沖澡的藤丸,隨口問道:「妳之前說過今晚不在家?」
「我有說過啊,因為要跟八木君見面。」
藤丸從浴室門口探出頭。「八木君是誰啊?」
「前陣子有聊過天的足球部的人。」
「去男生家裡,不准。」
「是去簡餐店念書。」
一聽到對方是男生,超級疼愛妹妹的藤丸極力反對。


然而小遙似乎對於哥哥的不允許,打算聽聽就算了。

---


THIRD-i總部。

仍然沒有查到任何異狀消息,眾人對於預告時間越趨逼近,一籌莫展。
此時指揮官提到之前曾經有過直接入侵核子彈的遙控裝置,而阻止爆炸事件,指揮官打算用相同手法來處理這次的事件。

「把獵鷹帶來。」指揮官不顧加納的反對,堅持這個命令。

---

沖完澡躺在床上睡著的藤丸,被小葵吵醒。
揉著惺忪睡眼的藤丸,突然發現手心上有寫字:快起床!大笨蛋!
用油性筆寫的,怎麼搓也搓不掉。

「昨晚晚餐的事情很抱歉,沒想到打工忙到早上。」藤丸說著,發現時間不早,差不多要準備出門打工,不顧小葵在場,趕緊脫了睡褲換上牛仔褲。

小葵在一旁若有所思,欲言又止。「昨天音彌的爺爺遭到襲擊。」

「有這麼大條的新聞嗎?」

「然後今天爺爺的手機接到折原MAYA的來電。音彌接到的,然後MAYA提到今晚八點東京會發生爆炸。」

聽到熟悉的人名以及即將發生事件,藤丸不禁停下動作。「別開這種惡劣的玩笑。」然而藤丸兩年前就已經下了決定,不再讓親友涉及危險。

「音彌一個人前去見MAYA,電話還打不通呢。音彌有危險,趕緊連絡THIRD-i,請他們協助搜索吧。」小葵非常擔心。

「我不想跟他們再有瓜葛。」

「音彌說不想給藤丸添麻煩,自己一個人前去耶。你一點都不擔心嗎?藤丸拜託你。」小葵激動地上前抓住藤丸的肩膀。

藤丸說要趕去打工,把家裡鑰匙丟給小葵,就先離去了。


 

走出家門的藤丸,仍是不住關心,撥打電話給音彌,不過直接轉語音信箱。

---


狙擊總理的女子,打扮成折原MAYA的模樣,來到藤丸打工的便利商店。
向店長詢問藤丸人在何處後,就大開殺戒,店長及顧客全都受到波及。
正巧在冰箱後頭補飲料的小響,逃過一劫。


趕來上班的藤丸,走到店門口發現警察束起防護線,似乎有事故發生,此時接到小響電話,要藤丸趕快逃跑。
藤丸也擔心小響安危,便前去與小響會合。


在網咖找到小響的藤丸,打算利用電腦入侵監視系統。

開始行動之前。「抱歉,之前是騙你的。其實我是電腦駭客。」三兩下,就調出監視畫面。
也發現那名女子並非折原MAYA本尊。
結果途中侵入系統受到干擾,有別的駭客入侵藤丸使用的電腦。螢幕上跑出一隻奸笑的蜜蜂,下方有"HORNET"的字樣。


藤丸跟小響所在的地點曝光,兩人趕緊逃跑。

逃跑的路上,藤丸想起小葵提到的事情,證實了真的有事件即將發生,再次撥打手機給音彌,然而音彌仍是沒接電話。
然而音彌已經與折原MAYA碰面了。

藤丸帶著小響來到一棟公寓裡的一間房間,裡面桌上擺放了好幾台電腦。
原來藤丸表面上說不玩電腦了,其實私底下連親友都不知道他還有個秘密基地。
「我中學時因為當駭客被逮捕過,是犯罪者。不過我除了這個什麼都沒有了。」


「我不希望兩年前的悲劇重演。」


此時,電腦監控系統顯示,有入侵者!
藤丸趕緊把小響拉到一旁藏起來,自己拿起電擊棒當武器。

 

門被撬開那一刻,藤丸衝上前去。
沒想到來人竟是加納與南海。

 

坐在車上的藤丸,打電話給小葵。「你現在在哪裡?在我家嗎?」藤丸非常著急地詢問小葵。

「早就回家了,怎麼可能還在你家。」仍然待在藤丸家中的小葵有些慌張地回答。

「那可以麻煩你回我家嗎?我希望你帶著小遙一起逃走。」

「音彌說的事情原來是真的。」小葵也很快反應過來藤丸語氣中的慌張原因。

「無論如何,要盡快。」

藤丸靜默片刻。


「如果東京平安無事的話,明天晚上一起吃頓飯吧。昨天爽約的賠罪。」

「恩,我知道了。」
 

換手拿手機的藤丸,再度發現手心上未褪色的字跡,想起小葵無微不至的關心。「謝謝你,小葵,早上來叫醒我。」


然後就把電話掛掉了。


聽著對話內容的加納警官,尚未向藤丸說明過來意。「你已經知道炸彈的事了嗎?」

「八點對吧?因為這原因所以才帶我去THIRD-i總部。要我協助搜查吧。」

「你拒絕也無妨。兩年前的事件給你添了很多麻煩。」

「我沒有打算拒絕。」為了保護親友們所在的東京,藤丸的眼神十分堅定。「Bloody Monday,尚未結束。」

---

折原MAYA帶著音彌到大樓頂樓。
「這次你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跟爺爺有連絡?你說今晚八點核子彈爆炸的事情是真的嗎?」音彌一連串的疑問。

「好嚴肅的問題喔。音彌你變了呢。」

「別岔開話題,快點回答我。」
 

不打算回答的折原MAYA舉槍對著音彌。「把手舉高,轉過身。」


折原MAYA從音彌背後靠近,在音彌身上找尋東西。從音彌褲子口袋裡摸出手機,將Micro SD卡片裝進手機裡。「把這個交給總理喔。」


就在折原MAYA將音彌拉開欄杆時,突然從一聲槍擊,射中折原MAYA。
音彌被推倒在地上回頭探望狀況,發現MAYA倒在血泊之中,驚慌失措地避開槍擊逃跑。
 

---

小遙的手機響起。是小葵的來電。
「小遙,如果你聽到留言,請趕快回家。」

「不回撥沒關係嗎?」八木君。

「不要緊。我今天沒有打算回家,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說。」


而電話這一頭的小葵,聽到電鈴聲,沒確認來人就心急地衝去開門了。
結果是不懷好意的男子,強行把小葵帶走了。

---

藤丸來到THIRD-i總部,與新任指揮官見面。
藤丸簡單說明這兩年間THIRD-i的人事異動情況,新任指揮官調任原因,加納警官及南海警官調離開的原因,以及兩人
接到苑麻局長的指令調回總部等的內部事情,他都清楚。

然而不只THIRD-i的一舉一動,這兩年藤丸也都不停在追蹤教團的消息,不過據藤丸所了解的,他們的組織應該已經瓦解了才對。


由於發生的事情都與兩年前的人有關,不由得令人懷疑這次是否與兩年前的事件有關。

「所以音彌也被盯上。」
「總理的孫子怎麼了?」加納警官有點著急。
「折原MAYA打電話來,而他獨自一人前去與MAYA見面了。電話也打不通。」
「我了解了,我們會協助找尋他。」萩原指揮官說道。


「另外我還有一件事情很在意。在來這裡之前,我可能被恐怖分子的駭客攻擊,被擺了一道。」
「你嗎?」加納警官很驚訝,竟然會有駭客比獵鷹更高竿。
「駭客的名字是HORNET。當然我怎麼可能全盤皆輸,受到攻擊的同時,我監視了他的路徑。他把我當成跳板,入侵了航空公司的系統。」

藤丸將對方路徑尋找的航班給加納警官看。他要查詢從莫斯科出發到東京的JAL421是否有延遲。


「JAL421?那是霧島警官跟神崎潤搭乘的航班唷。」萩原指揮官告知大家霧島警官押送神崎潤回國的事情。


「這班飛機抵達的時間是?」南海問道。


「剛好八點整。」


將所有的情報彙整在一起,答案呼之欲出。
「核子彈在飛機上的可能..」


加納警官馬上站起來往外頭走。
「馬上與日本航空421航班取得聯繫,核子彈就在飛機上。」萩原指揮官馬上撥內線交待。


---


飛機上。


神崎潤閒著無聊,自顧自地跟霧島警官搭話,提起兩年前關於霧島警官未婚妻的傷心往事。也提到自己妹妹被槍擊的事情。

「復仇只會帶來復仇罷了。」神崎潤。


此時,空姐請霧島警官到機長室一趟。


萩原指揮官通知霧島核子彈在機內的事情。


霧島警官回到座位。
「你的臉色像是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神崎潤打哈哈。

霧島警官很是憤怒。「你又盯上東京了嗎。」

「你指什麼?」

「這班飛機有被裝置核子彈的可能。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這班飛機就成為直飛東京的核子飛彈了。」

「你開玩笑的吧?」

「核子彈放在哪裡?」

「我不知道。」神崎潤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

「快說!」面對神崎潤,霧島警官很快就失去耐性。

槙村警官突然想起來之前去洗手間時有看到可疑物品,便來到機尾座位確認,架起檢查的配備,透視可疑行李箱內的物品。此時之前與槙村警官在洗手間錯身而過的男子也注意著慎村警官的一舉一動。


---


而此時,THIRD-i成員也在討論緊急措施及疏散附近居民的方式。


---


槙村警官把行李箱搬回頭等艙,想辦法打開鎖,裡頭裝的真的是核子彈。

「原來如此。他們幹得不錯嘛,背著我行動。」看到箱內裝的物品,神崎潤一臉恍然大悟。

「他們是誰?除了你以外同夥還有誰?快回答!是教團的餘黨嗎?」霧島警官反應相當激烈,直接掏出槍對著神崎潤。

「怎麼可能呢?你仔細想想看,如果爆炸的話,我也會被死翹翹耶。我怎麼會下這種指令呢?所謂的他們,是我的敵人,覺得我活著很礙眼的傢伙們。我被盯上了呢。」用手指把玩著霧島警官的槍。


槙村向總部回報此俄羅斯製的炸彈型號,記時裝置,以及搭載的GPS型號等相關資料。炸彈威力可能有廣島核彈1/3的威力。
GPS透過衛星訊號可以標記飛機經緯度。
而此炸彈只要還在俄羅斯國境內,則不會引爆,現在這炸彈,依倒數記時裝置而引爆。
時限還有38分鐘,引爆時間剛好是八點整。


解除炸彈需要輸入專用的密碼。


此時與俄羅斯政府直接交涉密碼,時間上也有點匆忙,並且對方政府也不會承認國內產出的炸彈留到恐怖分子手上。
最後藤丸站出來,自告奮勇侵入世界數一數二的軍事重地竊取密碼。


於是獵鷹再度出發。
然而沒多久又被HORNET侵入攔住,電腦螢幕切換成小葵被擒的畫面,小葵身旁充滿致命藥劑─KCL。


藤丸當下手腳大亂,完全不知所措。「這是什麼意思啊?」

「你如果再繼續入侵,那麼小葵的性命就不保了。這是他們的威脅。」

從螢幕中找到蛛絲馬跡,判斷方位後,南海跟加納馬上出動打算以最快時間拯救小葵。


想起小遙可能跟小葵一起落難,藤丸完全失去理智,追上加納警官嚷著也要一起去。
「拜託帶我去。我不想再失去親人,也不想失去朋友了!」
「藤丸冷靜!九條音彌也好,你妹妹也好,還有朝田葵也好,我們都會全力保護他們平安無恙。請相信我們。」加納警官鄭重地保證。

 

---


藤丸心神不寧地趴在桌上。
「已經沒有時間了,請趕快入侵竊取密碼吧。」萩原指揮官來勸說。
「我怎麼可能做得到。」
萩原警官也請藤丸相信加納警官他們絕對能達成任務。
對於藤丸仍是無動於衷,萩原指揮官憤怒地抓起藤丸。

「既然在這個場合,就把私人感情拋開。」

「不要把你們的規矩強套在我身上。如果我繼續入侵的話,小葵會被殺的。」

「核彈爆炸的話,不管哪條路她都會死的,我們也是,連你也會死。你的手裡握有一千萬人民的性命。」

藤丸回想起兩年前面對真子時的最後抉擇。
『如果不把我殺掉,東京就會消失。』
『我一個人的性命,與東京一千萬人的性命,你會選哪一個?』


藤丸總算被點醒,走回電腦前打算繼續入侵。
然而,KCL持續注射,小葵痛苦的表情,再度讓藤丸停止行動。


---


此時內閣成員聚集,討論著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總理負傷坐在輪椅上進來會議室。表明了原則:「我們的使命是保護國家。請421航班變更航道。」


---


接到此訊息的機長,遵照指令。
然而心裡無法接受。「剛剛接到管制官變更航道的指令。再有進一步指示之前,請遠離東京往太平洋方向駛進。是要我們在海上爆炸的意思嗎?」
站在機長身後的霧島警官,也是一臉凝重。
「對國家來說,人的性命究竟算什麼?如果是為了大多數的人民著想的話,就算殺掉我們空服員還有乘客,都無所謂嗎?」
「我們有保護國家的義務。」霧島沉重地說。
「對我來說,也必須要保護空服員以及乘客的性命。」
「我還沒有放棄希望。機長,請堅持到最後一刻,不要輕言放棄。」


機上亮起繫上安全帶的標示。
有些乘客已經發現似乎有些不對勁,開始質問空姐。

 

而政府此時也派兩台戰鬥機,打算擊落飛機。讓核彈直接在海中爆炸,減輕災情。

 

神崎潤趁著槙村警官全神貫注在解炸彈的空檔,偷偷拿了鑰匙解開手銬。
來到經濟艙唯恐天下不亂地大喊:「這班飛機不會抵達成田機場了,因為這班飛機被恐怖分子劫機了。」
還指著霧島警官大喊他就是恐怖分子。甚至還說飛機上有炸彈。


乘客驚慌失措地四處亂竄。
霧島警官趕緊上前想要抓住神崎潤,沒想到剛剛跟槙村警官錯身而過的男子衝過來打算制止霧島警官,而扭打在一起。


神崎潤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觀看好戲。

最後霧島警官忍無可忍,掏出槍,亮出警勳,要所有乘客配合回到座位上。


「既然如此只好跟大家說實話了。從本班飛機上發現疑似炸彈的危險物品。」霧島拉起神崎潤,一邊向大家說明實情。

「他說的是真的。但是,他們絕對會阻止爆炸發生。」居然連機長都離開駕駛艙跳出來講話了。「他們絕對會保護我們的。對吧?」

「目前我們與地面的同僚聯絡,正在處理炸彈的解除。我們優先考量大家的安全,我保證大家平安無事。」霧島警官堅定地語氣,試圖先平撫眾人的憂心。

---

「我知道了。」萩原警官結束通話後,向大家說明。「政府決定了將JAL421航班擊沉。」

對於這樣的結果,總部的成員們都感到錯愕且痛心。


而看著螢幕中痛苦的小葵,藤丸仍是無法繼續入侵。

---

加納警官回報總部。
已經平安找到小遙跟音彌。
 


「高木君,南海他們也會拼死尋找朝田葵的。絕對能救出的。」

「拜託你們。」
藤木仍是盯著螢幕中的小葵,祈禱著她也能平安獲救。

突然小葵的畫面消失。
南海警官來電。「這裡是南海,已成功救出朝田葵,並切斷所有線路。」
「的確我們這裡無法確認監視畫面了。」萩原指揮官。

「平安嗎?」藤丸相當心急地詢問,甚至站起身。「南海警官,小葵沒事吧?」

「沒事唷,你不需要擔心。」南海警官回答道。
 

「謝謝你們!」一聽到小葵也平安無事的消息,藤丸心中大石總算放下。
「離爆炸還有5分鐘。」
「我絕對會阻止的。」藤丸坐回電腦前,全神貫注。


---


「霧島警官,解除爆炸的密碼,我拿到了!現在口頭告訴你們。」
從耳機中傳來藤丸的好消息,霧島跟槙村都非常欣喜。
槙村趕緊依照藤丸指示,輸入密碼,終於顯示"OK"。接下來就是等待LOADING結束。


此時,飛機上剛剛與霧島警官扭打的那名可疑男子,離開座位往前走。


霧島與槙村都盯著LOADING的進度,及剩餘時間,心急如焚。
此時,趁著慎村注意力都集中在電腦上時,有人從後頭扣住槙村的脖子,並一把拿起電腦。


竟然是飛機上的空姐。一臉凶狠的表情及眼神。
「我們必須要消滅那個男的。」


空姐把槙村推開,高高舉起筆電打算用力往下丟。
霧島只來得及大喊:「住手。」


突然從空姐背後響起一聲槍響。空姐中彈後倒下。


霧島警官一臉震驚。看向前方,竟是那名男子舉著槍。

「把槍放下!」霧島警官也對準對方。
男子慢慢地將槍放到地上。霧島趕緊衝上前。
「我是千葉縣警中林。是這個航班的警官(一同搭乘飛機的帶槍警察)。」
霧島警官從他身上搜出警徽確認。

 

「這裡是霧島。電腦遭到潛入機上的恐怖分子的破壞,引爆裝置、計時裝置、以及GPS,都沒有停下來。」
「使用別台電腦來解除呢?」荻原指揮官。
「有安裝解除炸彈程式的電腦,只有槙村的電腦而已。已經沒有別的方法可以解除炸彈。」
 


對於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大家都感到束手無策。

 

「你肯相信我了吧?就說是衝著我來的。」神崎潤居然在一旁說風涼話。


霧島警官整個失去耐性。「我已經厭倦你的裝模作樣了。槙村要求機長,將飛機下降至能開啟匣門約一萬英呎的高度!趕快!」
當下做了決定「既然如此,就把你跟炸彈一起丟到海裡。」


沒有順利解除炸彈,藤丸握緊拳頭很不甘心。突然靈光一閃。「還有辦法可以解除炸彈,上面還有GPS在。」藤丸重新振作起來,迅速在電腦裡輸入一連串的指令。


時間只剩下不到兩分鐘。獵鷹再度飛翔。


---

內閣這邊,大臣們逼迫著總理趕快下最後的射擊命令。
總理遲遲未有動靜。

 

「總理,沒有時間了!」
「將JAL421航班,擊沉。」總理終於下最後指令。
一接收命令,軍事總長馬上要通知兩架戰鬥機執行命令之時。「請等等!」苑麻局長闖進來。「獵鷹正在拼死奮戰。」

「請等到最後一刻。」苑麻局長向總理請命。


---


飛機急速下降至一萬英呎左右。霧島拉著神崎起身,將神崎與炸彈銬在一起。準備打開匣門。


時間僅剩最後幾秒。


「可惡。」藤丸大喊。
獵鷹直衝衛星。


監控器上的飛機圖案消失。


爆炸了嗎?
正當大家對於雷達圖上消失的飛機,感到悲傷之時。藤丸緩緩吐出:「捕獲,成功。」


大家全都意外地看向藤丸。
〈霧島看著炸彈計時裝置停在一秒。〉


「這裡是JAL421航班。似乎躲過了爆炸。」
電話中傳來的好消息讓大家鬆了一口氣。

 

「你是怎麼辦到的?」萩原指揮官回過神來後問道。


「我入侵的是人工衛星。那個炸彈裡頭GPS的內建設定,只要炸彈一離開俄羅斯領域,即啟動引爆措施。所以我直接侵入俄羅斯宇宙管制局,讓通信衛星誤會JAL421航班的經緯度位置尚在俄羅斯領域內。」

 

---

 

藤丸神情怔忡,怎麼樣都沒想到離開THIRD-i總部後,迎接他的竟是如此情景。
站在醫院病床旁邊,緩緩地拉開床單,竟是不會再睜開眼睛的小葵。


萩原指揮官與南海警官緩緩走過來。


「你們!不是說她沒事嗎?不是說她獲救了嗎?不是說沒有生命危險嗎?」藤丸越說越激動。「是騙我的嗎?難道是為了讓我入侵才撒謊的的嗎!連南海警官也瞞著我嗎!南海警官,為什麼!」
藤丸打算衝到南海面前質問,萩原指揮官檔在藤丸面前。


「南海他們抵達抵達現場時,朝田葵就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

「那為什麼不照實說!」

「如果照實說的話,你不就沒有用武之地了嗎?」


藤丸推開萩原指揮官,衝到南海面前,揪住南海的衣領。

「如果你想揍的話,就揍吧。」

「不要開玩笑了!」藤丸強忍住悲傷。也不知如何是好。

萩原指揮官走過來拉開藤丸的手,一言不發地離開,南海警官看著藤丸,也只是無能為力默默跟著指揮官離開。


而藤丸一動也不動。
 


 

 

音彌跟小遙趕過來,跑到病床邊。

 

醫院門外,加納警官正在等著。「萩原,是你下指令讓南海這麼做的嗎?」


迎面而來的萩原,只是微微一笑,便離開了。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嗎?他是相信我們才挺身奮戰的!」


「難道還有其他的方法嗎?」南海也自責不已。「至少阻止了核爆,拯救了東京。」南海眼眶泛淚。


---

 


音彌跟小遙看著躺在病床上不動的小葵,萬分不信。「藤丸,這是怎麼回事?這是誰幹的好事?」

 


「到底是誰!」音彌悲憤地大喊。而小遙在一旁默默流淚。

 

 


對於親友過世十分自責的藤丸,頭也不回。「是我。」便垂頭喪氣地離開了。

 


然而在走廊上,看著手心上逐漸模糊不清的字跡,藤丸再也止不住眼淚。
 


回想起過往種種,藤丸坐倒在牆邊,一股腦兒宣洩悲傷。


---

畫面一轉,沒想到K還活著。

---


特殊醫療拘置所。


 

女醫師交代護士準備許多相關醫療用品及檢查設備。


神崎潤被送到房間隔離。
霧島走到觀察房間裡,告知醫師希望一小時後要進行審問。


女醫師並不配合。「檢查結果出來之前,請節制。那名病患死掉的話,最困擾的不就是你們嗎?」


另一名醫師解釋道。「那名病患疑似遭受中子放射的傷害喔。我們會24小時隨時關注的。」


側躺在病床上的神崎潤,突然對著上方的霧島說道。「你知道潘朵拉的盒子吧?絕對不能打開的盒子。無法克制好奇心打開的話,最後災難會接踵而至,而最後留下來的僅剩希望而已。」
神崎潤換個姿勢,手枕到腦後。「不過我對你們來說,是絕望吧。」
神崎繼續預言。「他們的恐怖行動猶如潘朵拉的盒子,這不是結束。」


男醫生放下百葉窗,隔絕了眼神直接的對峙。


---


內閣。


總理秘書一臉擔憂。「總理,在飛機上裝置炸彈的人物的來電。」


在場的人,包括苑麻局長,都全副警戒。


「我是九條。」


電話是擴音的方式。「總理,傷勢痊癒了嗎?我們是「魔彈的射手」。我們是來警告總理以及保衛日本的各位,今晚的事件只不過是剛開始,而各位是無法阻止我們真正的計畫的。」


「你們的目的為何?」總理。


「我們能改變日本。這是日本再啟動計畫。」


---


藤丸的電腦監控畫面,出現了HORNET的訊息。

"給獵鷹,

你對她做了很過分的事情呢。

沒想到你竟會繼續入侵吶。

給拯救了多數性命的你鼓鼓掌!


              魔彈射手一夥"

 

〈音彌跟小遙從醫院離開搭上計程車,司機旁邊放著一張CD,上面有著"魔彈射手"的字樣。〉

 

"下一個是誰呢?

你想要保護誰呢?"

 


藤丸再也受不了螢幕上的訊息以及滿滿的音彌及小遙的照片,憤而把電源線直接拔掉。


門口突然有人把電燈打開,藤丸一回頭,出現在門口的竟是折原MAYA。「好久不見,獵鷹。」


(本集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