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缺一不可工作室
關於部落格
副社長-midako。
  • 2095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日劇-Rich man, Poor woman ep08







 


 


前面全部省略 XD


=====


 


公司同事突然決定幫日向辦送別會。


 
乃木:明天?!真突然。到府設宴的話,前置作業也不一樣了。

燿子:不好意思,拜託你了。

乃木:是可以呀,是重要的人的送別會吧。 

燿子停頓一下看著乃木,然後笑出聲:用那樣的說法,聽起來像是在忌妒呢。

乃木也跟著打馬虎眼:那樣的話就糟了呢。日文還真是難啊。

燿子:明明沒出國過。
 
乃木很順勢地就爭論起並非出國進修才是王道。
但口氣卻不如起初的嘲諷及瞧不起,聽起來相當口是心非哩。

 
====

 
真琴:如果自己信賴的人突然改變態度的話,會很痛心吧?!
遙香:也許是自己不知不覺時傷害了對方吧。

 
====

 
善良的真琴不死心地問朝比奈,是不是有其他打算?有其他對策?兩人還會另創一番厲害事業吧?!這是那的起步吧?!


而朝比奈也一時(?)衝動說出口:要不要留任就職?!
雖然馬上就和緩了唐突話:因為我從以前就一直在思考,你是我們公司不可或缺的人。

 
朝比奈說會正式採用真琴,要她好好考慮。

 
====


 


送別會當日。
日向在門口警衛處拿了訪客參觀證。


 
公司內的員工們竟冷言冷語討論起等下要如何面對被解雇的日向。

日向若無其事帶著訪客證走進公司,真琴本來想上前迎接,被異常熱情的安岡搶先一步。〈原本安岡等三人決定要跟隨日向,當然真琴被被強迫要求跟隨了。〉


 
送別會由公司創立的點滴的投影片開始。
滿滿的是日向最珍惜的回憶,最珍貴的八年。

 
燿子在日向感慨時遞了一杯飲料。

隨後燿子也遞了飲料給實習結束的真琴。
真琴看著投影片的兩人跟燿子說道:這兩人之間被強烈的什麼牽繫著,一定會沒事的吧?!
對於真琴天真的想法,燿子不發一語,不予置評地離開。

 
投影片結束,安岡拱日向上台發表感言。


既然要離開,也要瀟灑地離開,所以日向也很有日向風格地說了一番感言,
也許是真心,也許有些言不由衷,即使有些怨懟不甘心但仍然最後結尾說道:
 
我把NEXT INNOVATION交給朝比奈沒有一絲不安。



 
而安岡三人本來想要趁這個時機當眾宣布要跟隨日向離開的事情,

結果電視卻播起了記者會畫面,

是身為社長的朝比奈與JI公司締結合約,共同合作Personal File企劃。

不只公司,不只股票,現在連日向視為心血不肯放棄的Personal File企劃都徹底奪走了。

在場的人全部瞠目結舌。

 
而朝比奈在此時手捧著花束出現了。

 
始終帶著微笑的朝比奈,即使說出口的是再一般不過的送別感言,聽在日向耳裡卻無比諷刺。

「與你共事至今,非常開心。感謝你。」

接過朝比奈硬遞來的花束,日向根本笑不出來地起身,一邊呼喚說好要跟隨他的小川及細目。
 
但原本是為了Personal File企劃才願意跟隨日向的兩人猶豫了,應該說反悔了。
連安岡,都不願意跟隨一無所有的日向。


 
朝比奈的漂亮話,真的嘲諷至極:「打算要帶走伙伴嗎?!不適合你唷。日向徹是孤高的一匹狼呀。」
走近日向面前,更諷刺地小聲說道:「不是吧,你沒有我就什麼都做不成了吧?!


徹底被激怒的日向,幾近抓狂地嘶吼著這是他的公司。這裡的一切都是他創建的。
 
朝比奈竟還虛情假意地說道:「求你了,不要再表露醜態了,我不想看到被警衛架出去的日向徹。」

 
知道已經沒有任何轉圜了,日向拿起投影機摔向那面創辦的牆上。
 
在朝比奈的留言上,諷刺地留下一道很深的痕跡。就像他心裡的傷痛一樣。
「拜託不要叫我賠償。我沒錢付。」拖著闌珊的步伐,日向絕望地走離公司。

 
朝比奈很快開始分配工作,整理環境,重拾派對的歡樂氣氛。
「燿子,麻煩你分給大家熱騰騰的料理,酒也再追加吧。」

燿子忍不住直接一巴掌打向哥哥。
朝比奈竟鎮定地跟燿子說道:「麻煩你囉」
燿子一臉不甘心:「我會的,這是工作。」

 
====

 
日向走進電梯,在電梯門即將關起來的瞬間,真琴衝過來檔住電梯門。
真琴:我也一起去。

日向頹廢地站在角落大喊:別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最不想讓你見到我現在的醜態。
日向再度按了關門的鈕。

直到電梯門關上,真琴才回過神來。趕緊按了隔壁電梯向下,但有急切地想走樓梯衝下樓。

 
朝比奈出聲制止了:這裡是25樓。走樓梯太勉強了。

真琴難過地詢問道:為何要親手毀掉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呢
?!你不是比任何人都還重視日向嗎?!

朝比奈:讓旁人這樣認為,也在我計算之中。不過你這麼坦白,以後會損失唷。

真琴只是冷冷回應:我不想被無法坦承的人這樣說。

電梯在此時響起抵達聲。真琴看向開啟的電梯門。
朝比奈:去了又能如何?!
真琴:我不知道。
朝比奈:他不是說別去了嗎?!
真琴:我知道。

真琴衝進電梯。卻被朝比奈一把抓住:別去!!

真琴鬆開朝比奈的手:正式錄用的事情,非常感謝你,但是請容我拒絕。

朝比奈:我說過不用急著回覆吧
?!

真琴語氣十分堅定:對不起,但我心意已決。

走進電梯裡的真琴,表情沒有一絲後悔,反而是釋然了:我喜歡日向。


最後鞠躬跟朝比奈說了多謝關照後,電梯門在朝比奈錯愕之時關上了。

留下回過神後徒留感傷的朝比奈喃喃道:兩人都離開了嗎?

 
====

 
狂奔出電梯的真琴,看到正要發動摩托車引擎的日向,狂喊:等等。
但戴上安全帽的日向似乎沒聽見。

於是真琴直接衝到摩托車行駛的路線上檔住日向。

緊急按剎車的日向不耐煩地喊道:你找死啊?!
真琴毅然決然地說道:我要跟你一起走。

日向以為真琴跟上次一樣又是一時衝動:你又來了….

真琴:是一時衝動沒錯,但是無所謂,因為我想這麼做。就算選擇錯了,我也不會後悔。

日向:我說過不想讓你跟了吧
?!

真琴:我全部都拒絕了。研究所也是,朝比奈也是,全部拒絕了。
真琴竟哈哈大笑起來

日向有點拿真琴沒辦法:妳?!
 

真琴:不想被看到
?!你的自尊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我就是想跟隨日向徹。
 

日向真的是拿直率的真琴沒轍,有點兇狠
(?)傲嬌地比向後座:上來吧!!
 


日向騎著重機載著真琴,停在公司前的路口等小學生們通過時,日向百感交集地看向公司大樓。

真琴突然臨時動議道:要不要拍照
?!

跳下機車後座:剛剛看到公司的歷史,覺得很厲害呢。來拍照吧
?!

一邊拿出手機:今天是值得紀念的開始的第一天。
 
日向:開始?!
 
 
真琴:今天不是某事物終點的日子,是第二回合的起始的日子。所以在這值得紀念的日子拍張照吧。這次站在一旁合照的人,是我。
 
真琴笑得十分燦爛啊:呵呵呵呵。
 
日向:不是呵呵笑的時候吧。

 
真琴怎麼可能放棄,硬拉日向趕快下車來拍照。



拿出手機拍下兩人合照後,還十分滿意地拿給日向看,


日向只是苦笑:看起來遍體鱗傷呢。


真琴依舊樂觀:有什麼不好,做為一個開端這樣正好。


 


日向最後回望了這間大樓:這裡曾經是我的一切。


真琴只是笑著附和道:是的。


 


對望而笑的兩人,再度戴上安全帽,這次日向抓住真琴的手往前攬住自己的腰際:出發囉。





 

miwaヒカリへ的旋律中,日向載著真琴重新出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