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缺一不可工作室
關於部落格
副社長-midako。
  • 2095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日劇-Rich man, Poor woman ep10




只挑想寫的片段w
其他全部省略XD

 

======


真琴像老師教導不聽話的學生,很是可愛。
「repeat after me.」
真琴要日向跟著她講道歉的話語。
日向硬是學著真琴的口吻不甘願的練習道歉也很可愛 XDD


======

書店的CASE交涉結束之後。

「啊~可惡。沒想到認真過活是這麼累人的事情!!。」

「哇~!沒想到可以從日向徹嘴裡聽到這句話。真想讓三個月前的我聽一聽!!」

兩人邊走邊聊,雖然是沒利潤的工作,未來有機會帶來有賺頭的工作的。

「今天的我,幾分?!」

「大致上表現得不錯,但是因為最後說錯名字了!!所以,75分。」

日向苦著臉(想討糖吃?!)辯駁:「妳這家伙,還真嚴格耶!!今天的我,明明就很完美吧!!」

真琴:「阿勒?!做得比指示的事情要更多,才叫作完美唷~!!」
竟然拍日向下巴挑逗(?)他 XD
 

真琴拿以前日向說過的話來回堵,日向真是不服氣:「妳的多餘的記憶力,真的很讓人生氣!!」

「覺得有點不甘心是吧?!」真琴完全不怕拗起來的日向 XD!!
「並沒有。」


======

 


這次的工作接洽,日向確實記對對方負責人的名字。

「今天幾分?!」

「89分。」

聽到不是很滿意的分數,日向臉瞬間垮了。「哪裡有問題?!」
 

「總覺得你的個性有點虛假。」

「切。我是認真的!!」
日向想起之前鄉下工廠的阿伯為了工作及員工們而低頭。
「覺得那樣很帥氣。現在能感同身受。」

「但是總覺得對你來說有點強人所難的感覺。」

「這次想要做得順利呀!!」
日向的語氣雖然流露急切的心情,但聽在真琴耳裡大概是撒嬌吧?!

「很帥氣唷!!跟至今為止見過的任何的日向比起來,現在的日向是最帥氣的唷。」
 

雖然日向臉上不動聲色,但應該心裡很是開心吧?! XD


回程巴士上,真琴疲憊地睡著倒在日向的肩上。
 


日向也只是眼神左右飄移一下,竟也順著靠著真琴而小盹。

 

 



=====


服飾店裡,日向發表新的軟體,只要來店裡一次,
掃描個人體型,3D顯像之後,就可以使用電腦試穿任何衣服,甚至結帳。

發表會歡聲雷動。
記者採訪時,問道:「這個dresser是日向社長的點子嗎?!」

日向竟也一點都不居功:「不是,是團隊的大家思考出來的。」

這次要以Wonder Wall讓世人驚艷。


發表會結束後,眾人各自解散忙碌。

站在計程車旁的日向,請安岡跟佐佐木稍等,奔向真琴處。
「宣傳部長佐佐木先生約了我們。妳也一起去嗎?!」
像是交代報備,這這這 XDD

真琴婉拒,倒是稱讚了日向記住了人名。

日向也是笑得開懷。「今天辛苦了。」做為今天的告別語。


跑回計程車旁的日向,想到什麼轉身回頭問道:「今天呢?!」

沒頭沒尾的問題,真琴卻是笑得相當嬌羞,完全會意:「120分。非常完美!!」
 

而日向更是笑得開懷,手指比槍。
 


接住這愛情子彈(?)的真琴,先是手摀胸口哀嚎,而後根本就是墜入情網嬌羞到不行了。

 



「已經太完美了。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插上嘴了。」
而真琴卻也流露些微哀傷的神情。

 

=====


被警衛告知朝比奈謝絕會面。
「有說是我要見他嗎?!」
「傳達了唷。」

日向根本是小媳婦表情!!!
 


=====


山上勸說日向回歸NI。
但日向拒絕:現在有其他想守護的事物!!
表情很是堅定呀。


=====


真琴要回研究所打工。

突然自卑起來的真琴,說要跟日向拉開距離。


只是在日向最軟弱時,剛好待在他身邊的人是我罷了。
不過真心希望他能復出,所以對於他的重振雄風我真的非常開心。
覺得日向徹真的是超帥的!!
但是,帥過頭了。比之前能幹太多了。

〈能幹的男人不是很棒嗎?!〉

是很棒呀!!
但是太厲害了,在他身邊總覺得很難受。


靠在好友的肩上,真琴宣洩似地哭泣著。

=====

於是真琴傳了要休息一陣子的MAIL。

於是日向終於忍不住四處尋找真琴。打電話、到真琴家按門鈴。
卻都沒見到面,日向在禪寺裡碎碎念。


「這個說謊的女人。
明明說過不會離開的!!
也教會了我為了某人而工作的樂趣。
但卻是!!這是搞什麼!!

我不也是有回應了妳的心意嗎?!?!?!」

 

日向不停自言自語,然後倒在地上蠕動抱怨:
「就是因為這樣才不想跟人扯上關係呀~~
為什麼要為了那傢伙這般牽腸掛肚呀~~」

〈這樣耍脾氣的日向也太可愛~〉

 

禪寺住持:
與人太過接近,會被混亂心智。也會成為討人厭的自己。
包含這些全部接受體諒。這不就是與人相處之道嗎?!

 

「我只是想要見到她的臉而已。」

〈都已經相思到這地步,還不跟真琴坦率告白!!!〉


=====


打電話交代安岡工作。
超級識相的安岡:「然後要去找真琴吧。了解!!」便掛掉電話。


=====


電車上燿子跟日向對談,邊回憶過去跟朝比奈的種種。
這這這,這樣的友情真是令人羨慕(?!)

 

=====


日向來到真琴老家,真琴家人不知來者是何方神聖,
抱怨著真琴不認真找好公司的工作,跟著一個男人去創業。
倒是媽媽竟然間接幫真琴告白了。

「現在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沒有要虛擲人生,待在那人身邊就很幸福。」
媽媽轉述真琴之前電話裡說過的話。

「只是覺得,她應該真的很喜歡那個人吧!!」

 

=====


在本尊澤木千尋面前,日向一度流露出期待被認出的表情。
其實還是有想要跟母親相認的吧?!希望母親能認出自己的吧?!
 

 

坐在車站的長凳上,日向傾訴道,沒有恨也沒有怨,只是想見她一面,知道她過得很好就好。

燿子一語點破:
那是因為出現了更想見面的人,不是嗎?!
你現在想見的人,是真琴吧?!

日向不發一語,卻是很率直地點頭承認。


日向跟燿子道謝,謝謝她在這個時點陪他,並讓他領悟更重要的事情。


日向說著下定決心的神情,一度讓我以為是跟真琴有關 XD!!!


結果果然是要回去接手NI,還低頭懇請坂口輔助Wonder Wall。


====


日向一路狂奔地來到研究所外,發現了真琴的蹤影。

真琴有些跼促:「真虧你知道這裡。」

日向:「打電話給大學的研究室,對方跟我說的。」

真琴有別以往,相當生疏:「這樣啊。」

日向:「竟然回應是"這樣啊"?!」
終於見到真琴,日向心裡的怨氣全部發洩出來 XD
「我打了那麼多通電話,還去了妳公寓,還有,還去了妳鄉下老家!!」

真琴吃驚道:「為何要到我老家?!」


日向:「那是因為...」
我一度都要以為日向要告白了,不過既然編劇要折磨觀眾,怎麼可能讓傲嬌日向這麼容易坦白。
於是日向找了很冠冕堂皇的藉口:「員工突然不見了,當然擔心呀。」


想拉開距離的真琴繼續生疏地道歉,讓日向這般操心了。


日向吞吞吐吐地說道:「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妳說。是關於公司的事情。」

真琴也說她剛好也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聞言日向笑得超孩子氣。是期待些什麼吧 XD
 


真琴讓日向先說。

「我要回NI。我還是想要留下朝比奈能回來的地方。」

〈這樣大辣辣跟真琴宣言對嗎?!?!?! XDDD〉


真琴果然想錯方向:「太好了!!我最喜歡日向跟朝比奈的最強搭檔了!!」

日向竟然還笑得有點不好意思!!「但是能不能順利重建。情況似乎很糟。已經快被併購了。」


真琴:「我覺得如果是日向的話,一定做得到。あなたならできる。」
是朝比奈曾經說過的話。這次換真琴用這句話鼓勵日向。


日向:「聽妳這樣說,就覺得真的能辦到呢。」


真琴詢問了去她老家有見到澤木千尋嗎?!
兩人似生疏似親密地稀鬆平常地對話著。

雖然沒有母子相認,但日向對於自己沒有怨恨的心情很是得意:我意外地也很成熟吶!!


能見到一直在尋找的人真是太好了。
但是我也明白了。
現在更想見的人另有他人。

 

雖然喃喃問道:「想見的人是指?!」,但是真琴了然的神情,一定並不認為日向講的那人是她!!!

 



日向本來要脫口說「是妳!!」,但又傲嬌地轉話題:「你要說的事是什麼?!」

 




日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地等待真琴的回應。
沒想到真琴卻是表明她要去研究所的堅定念頭。
真琴說也想要成為工作能幹的人。想藉而獲得自信。


結果日向竟然附和:「這樣不是很好嗎?!妳本來就不是做不到的人。做做看吧!!」

 



真琴也用剛剛日向說過的話回應:「聽你這麼說,就覺得好像真的辦得到。」
真琴仍是始終掛心著:「抱歉,明明說過不會離開。」


「不用介意。我本來就沒有當真呀。」
可是日向臉上表情卻完全看不出來沒有把那句話當真呀!!!

 


「一定見得到的。現在想見的人,是朝比奈吧。」
真琴的神經大條竟在此時完全發揮 XD


日向只能苦笑。也不知如何啟齒了。


於是到了告別的時候。


真琴先是依依不捨面對日向逐步往後退。
終於轉過身。
 


日向只是看著真琴逐漸走遠的身影。
 

 



雖然似乎欲言又止,但日向仍也轉過身離開了。
 

 



真琴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日向離去的背影。然後釋懷地笑了轉身。

 

 



這次換日向停下腳步回頭,看著真琴離去的背影。
同樣也是釋然地笑了。再度堅定地轉身離開。

 



明明就知道是一直錯過回頭的老梗戲碼,
但卻還是希望出現同時回頭的奇蹟。
但事實證明,看千百遍的戲碼就是會跟著罵千百遍啊!! XD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