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缺一不可工作室
關於部落格
副社長-midako。
  • 2095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日劇-Rich man, Poor woman SP 劇透



 

 


一樣只寫想寫的片段~~

 

一開頭兩人在紐約相見~

真琴結束學會發表後,攔了計程車,打開GPS顯示兩人的行蹤,
直接請司機載她到藍色人物顯示之處。
 


「這裡是我想見的人所在的地方,他在的地方就是我的目的地。」


---

在紐約街頭相會。
〈是我的錯覺嗎?!印象中日版流星花園2一開頭杉菜在紐約的場景,也是在這裡取景XD〉
 

分隔兩地遠距離的兩人,終於能近距離面對面,
真琴回頭乍見徹之笑容,真是甜到膩死人呀~~


「很遺憾,現階段除了『見面』的行動以外,沒有更有效率的互動手段了。」

 


接下來兩人的甜蜜約會,用徹自拍自錄的視野,
自然流露甜蜜小兩口的恩愛相處~~

「好棒喔,兩個人來逛跟一個人來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餵食甜甜圈這幕,也是好甜蜜~
 


徹用手機偷拍真琴買咖啡,也是好可愛的小動作呀~
 

竟然還稱讚真琴:看起來能獨當一面了~

真琴得意洋洋起來。
也黏膩說道:總覺得不真實,現在能這樣在一起。

徹不改傲嬌地說道:這臉,早上才見過,這聲音,剛剛也聽過了,幾乎是想讓耳根子清靜般地囉嗦哩。幾乎想拉開點距離哩。

「不過看著安靜的妳的側臉,很新鮮有趣呢。」
〈噯呀,突如其來的直球稱讚,真的很殺呀!!〉


兩人短暫的碰面,很快就到尾聲。

「雖然很不甘心,不過工作模式的徹是最帥的。
  下次請創造能時間靜止的app唷。」

 

離別時,兩人都難掩依依不捨的落寞神情。
彷彿希望這短暫空檔時間能靜止,能多停留。
彷彿希望能在多相處久一點。

====

鏡頭轉回數周後的日本。


被數名時尚女性圍繞參加慶功宴的徹,身後突然出現讓眾女性們失聲尖叫落荒而逃的人影。
徹回頭看,也噴出嘴裡的酒。
〈這一幕好可愛XDD〉
 


====


總之,臨時回國的真琴,在理莎等人的慫恿湊合下,
被迫住進徹家。


晚上睡覺時,真琴跟徹請求,想確認徹就在伸手就碰觸得到的近距離。
 



於是開啟了小倆口恩愛靠額頭磨鼻子的甜蜜,
兩人繼續接近的時候,我幾乎以為要KISS了,結果只是緊緊相擁啊XD
 


====

隔天早上。
〈徹的睡相很糟,但是卻好可愛XD〉
 



被切菜聲吵醒過來的徹,邊打呵欠邊慢慢清醒。
被映入眼簾的景色驚嚇到。

瞬間潔癖完美主義發作的徹。糟糕,還是覺得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講到炒菜鍋的生產序號是一號,完全感受的到徹對鍋子的寶貝及自豪XD

還有毛巾架掛毛巾這一段拌嘴,也是好可愛呀!!
 


「我最討厭毛巾這樣掛著了!!毛巾就應該這樣拿起來使用,用完就丟進洗衣籃。」
「可是掛在架上絕對很方便唷。洗手、洗臉,拿起來擦,哇好方便!!」
當徹不滿把沾濕的毛巾掛在架上時,真琴的辯駁也真的是太可愛了。
「咦?那毛巾架的立場在哪呢?!剛剛不是還說應該要讓炒菜鍋發揮到最大功能?!結果竟然不讓毛巾架有工作做?!咦?!好可憐唷!!」

徹只好轉為牽怒毛巾圖案XD

====


真琴目擊徹洗完臉竟然不自覺地用毛巾架上的毛巾擦臉XDD
 


徹突然警覺自己做了什麼蠢(?)事,硬要狡辯是因為滿腦子思考著工作的事情所以才...


真琴盧徹幫她挑可以穿去參加安岡理莎婚禮的衣服。

徹雖然一臉不情願,但卻是挑得意外認真。
當真琴試穿粉紅色這套走出來時,徹竟然還驚豔地看傻了。
 



徹雖然嘴巴上說這穿著也不是最完美,但也不差了。
 



但真琴當然查覺徹言語表情後隱藏的真心話。
於是笑得甜蜜地決定買這套了。

====

〈徹的睡姿依舊好孩子氣好可愛呀〉
 

正在為工作的決澤而煩惱的真琴電話中說道:我還是想回來日本。我想留在他身邊。


====


真琴轉職面試不順,徹為了員工的不順從煩惱,
真琴本來想試探徹,如果她之後都要留在美國工作的話怎麼辦,
結果徹完全沒心情理會她。
兩人為了工作的事情發生口角。
正巧是各站勞資兩邊的立場,
老實說徹的抱怨也沒錯,卻又剛好狠狠戳傷信心不足認為自己能力不夠的真琴。

被雇用的員工沒資格評斷公司,只要依從公司的指示。
以為自己做了一點績效,就誤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
〈剛好跟真琴轉職面試的人說的話相同。〉


「結果你根本什麼都沒有改變!!」

「夠了,拜託妳,讓我一個人靜一靜,這裡是我家。」
徹衝動講完,表情也有些後悔不安。


「原來一直都不喜歡我待在這裡呀?徹總是這樣,不管在公司在家裡,只要別人不順自己的意就無法接受。」

「對呀,我就是無法忍受別人攪亂自己的步調!」
徹像是被激怒的野獸,一直在說言不由衷的話傷害別人保護自己。

「也是。徹不習慣跟別人一起生活吧?!」


「遠距離的話還比較好。跟妳還是保持一點距離的話剛剛好。跟妳在一起,我就變得不像我自己了。」
為何徹的表情看起來不像說了真心話.....


真琴非常受傷拿了包包就想離開,徹把那件粉紅色洋裝丟到真琴腳邊。


「有人能夠為我挑衣服,真的很開心。而且能比自己所想的更適合自己,真的很開心。
因為覺得自己都無法查覺的優點,有人能看清。
因為這樣能發現嶄新的自己。


但是對你來說,不需要別人的意見吧。」

真琴轉身離去。


明明不想傷害最親愛的人,徹也生自己的氣。

〈唉唉,這一段吵架莫名吵進心坎裡,所以我也跟著真琴流淚了Q.Q〉

===

離開徹家的真琴,巧遇朝比奈。
相談對話中,得知為何徹要將新的個人檔案企劃取名為"壁櫥"。

「我之前有聽他提過。他說他的壁櫥一直都是空蕩蕩的,一直都沒法塞滿。被母親拋棄,完全沒有兒時回憶的關係吧。」

所以徹的家裡也是空蕩蕩的吧。

真琴頓時發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不該說徹不習慣跟別人一起生活。
徹自己也不願意的吧.....

真琴覺得自己成了徹的絆腳石而沮喪不已。


===


在公司工作的徹,聽到真琴公司被併購的新聞,才知道吵架時真琴為何會那樣反應激烈了。
非常擔憂的徹馬上想打電話找真琴,結果打不通。GPS搜尋也找不到人。


===

雖然吵架離開徹家,真琴還是回來留了字條:

我回老家露個臉。
我會參加安岡的婚禮。
 


「又留紙條?!真是個類比時代的人類啊。」

口氣無奈。

「這就是我的家啊。」

口氣感嘆。


===


安岡婚禮當天的早晨。
原本被請託要致詞的徹,因為合作的JI科技公司大規模裁員的新聞,緊急要去處理。

梳洗時,竟下意識伸手往毛巾架探找毛巾擦拭。
但那裡已空無一物。
徹的生活,早已被真琴入侵。


===


不能出席致詞的徹,準備了影片,恭喜新人。


結果徹突然提到當初被NI趕出來安岡竟然沒有追隨。

「那時候我真的很寂寞耶!!」


「所以後來你來了,我真的很安心。
安岡就是這樣的存在。能夠緩合氣氛。
這樣的人不是隨便找就遇得到的。
所以理莎真的是幸福的人唷。
恭喜新婚!!」


===


徹成功說服JI科技,將個人檔案的企劃再度推向新的階段。
於是中途趕回來參加婚禮。

徹與真琴的再次碰面,竟然因為不想在無意的吵架而傷害到對方,
於是在歡樂的場合,表面冷靜地提出分手,達成從此互不連絡的協議。
 


「很適合妳。」那套粉紅色的洋裝。

「謝謝。」努力甜笑。

「這樣已經是能獨當一面的女強人囉。」


===

真琴搭飛機飛往波士頓,在飛機上崩潰大哭。
 

〈本來以為應該不會拍到我,沒想到竟然有拍攝到角落的我XD雖然只有頭頂XD〉


===


在公司工作到很晚的徹,竟回想起跟真琴相處的片段回憶。
明明是自己親手推開的,但看起來卻是無比不捨及懊悔。
 

回到空虛寂靜的家。
明明跟以前一樣空蕩蕩。但卻有了不一樣的落寞。

「這裡是我的房間啊。」

===


徹因為工作的關係再度來到紐約。
朝比奈也為了助徹一臂之力而來。

工作告一段落後,朝比奈勸說徹去趟波士頓見真琴。


===

安岡及細目小川山上等人,都第一時間來向真琴通報,徹現在人在紐約的事情!!
 

理莎傳送了一段徹在錄製婚禮致詞影片時的NG片段影片給真琴看。
 


 

TAKE3-9

「安岡,理莎,新婚愉快。
但是,這真的是可喜可賀的事情嗎?!
〈安岡:是請你祝賀致詞唷!!〉
完全毫無關係的男與女,一天24小時朝夕相處,真的能順利嗎?!
這種事情真的有可能嗎?!
不,絕不可能。
〈安岡:等等,停止停止。〉
閉嘴!!我是用我親身經歷在跟你告誡。
切,那傢伙老是做多餘的事情,
都沒精挑細選就把沒品味的東西帶進家裡,
我稍微不滿,就加倍生氣給我看,
還有我其實一點都不想說出口的事情,總讓我毫不猶豫說出來。
所以我才會覺得不用顧忌什麼都可以說,
覺得跟那傢伙說也沒關係,她一定會原諒我,
我就這麼放任自己地撒嬌了。

我,傷害了妳。
所以,妳還是不要待在我身邊比較好
〈用手機看著影片的真琴,瞬間掉淚。〉

啊啊,搞錯了啦,不行啦。
喂安岡,為什麼安靜地聽我講,要阻止我啊!!」

連燿子都傳簡訊來:不去嗎?!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面囉?!

淚留不止的真琴:為何現在才讓我看到影片~!


休息時間結束,重回工作岡位的真琴,怎麼也無法專心。

結果連朝比奈都打電話來告知真琴,徹的行蹤。

「因為大家都認為徹不能沒有妳呀。」

「他不認為我是必要的啊。」

「徹跟我說過:我喜歡現在的我,因為她改變了我。」

===


走在公園猶豫要不要去見真琴的徹,意外看到真琴身影。
「是幻覺吧?!」
結果發現真的是真琴之後,徹竟然還轉身怕被發現XD

當真琴慌張從徹身邊跑過時,徹卻大聲咳了幾聲,吸引了無暇注意旁人的真琴的注意力。

===


兩人坐在咖啡廳裡對談。

本來有點尷尬生疏。


真琴來詢問徹分手的真正原因。
說如果覺得兩人只是共患難的戰友,就不要說什麼"留在我身邊"這種話讓人誤會!!

徹又傲嬌辯駁說是因為真琴才讓他這樣說出口的。

「所以不是真心話嗎?!」

「你為了說這些話特地跑來嗎?!那用電話或簡訊不就好了嗎?!」

「啊啦,不是約訂了不要電話書信連絡的嗎?!所以只能親自跑一趟啦。」

「那妳想說的話說完了就沒事了吧?!」

「啊嗯,對呀,沒事了,再見。」真琴只能賭氣起身離開。

「等一下,我的事情還沒做完。」

「有什麼事?」
結果徹走近彎身近近地凝視真琴,讓真琴慌張起來。「到底什麼事?!趕快說呀。」

徹凝視完則說:「沒事了。」便坐回坐位。

一臉不解的真琴詢問徹到底想說什麼,現在不說以後就沒機會說囉。

沒想到傲嬌徹竟然會解釋給真琴聽:

沒事了,我要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我想看看妳的臉。〈以前有說過心情不好時看到真琴的(鬼)臉就會開心〉
現在看到了。所以沒事了。
快走吧。

最後還要言不由衷〈其實是過度害羞〉地趕真琴離開。


「叫我離開?這樣我怎麼可能離開?!」
真琴哭著說自己也很想見徹、聽徹的聲音,總是回想起徹的回憶。
並非全部是開心的回憶,好不容易能同居時被嫌棄毛巾太沒品味等等的回憶。

「但是,我還是覺得,如果要吵架的話,對象是徹就好。
我會努力改變的。
我會確實清洗炒菜鍋,也不會放沒品味的毛巾,
但是沒辦法做到非常完美,所以徹能不能也為我改變?!」

徹沒有回答。

「啊,對吼,你不會改變的。」

「我什麼都還沒有說。」

「你不用說我也知道。要你迎合別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不可能不能不可能!!」

「這樣啊。你以為我是那樣的人啊。」

「是誰說過跟我在一起就變得不像自己的!!」
真琴一直很介意吵架時脫口而出的徹的真心話。

徹無法反駁,點點頭:
「我的確說過。
但是那樣的人是垃圾吧。
〈真琴:咦?!〉

想活得像自己,也就是說寵溺過去的自己,想活得輕鬆。
那是膽小鬼的想法。

但是,人類也會突然變得勇敢。
〈真琴:咦??咦?!等等,在講什麼?!〉

不懂嗎?!
也就是說,喜歡的話就可以。
(徹起身面對真琴)

要改變自己很簡單的。
你以為我是誰。
聽好了,我...」

結果,徹就這麼突然地親下去了!!
 


「為了妳,我可以改變。」

聽到徹的告白,真琴完全喜極而泣。

〈媽呀,我都尖叫連連了XDD也太甜了吧XDD〉

「那麼,現在可以讓我看看改變的地方嗎?!」

「什麼啊?!」徹有點不知所措,還抿嘴唇XD
 

「那個,喊我名字。」真琴提議了最基本的情侶要求XD

「辦不到。」傲嬌徹又回歸了。「飛機的時間到了,那掰囉。」
丟下呆愣大叫的真琴,徹趕緊逃跑,但是嘴角完全忍不住上揚。
 

===

飛機上,徹點開真琴傳來的簡訊:

我會把你的壁櫥裝滿的!(拳頭*N)(愛心)
 

徹看著簡訊雖然嘴上碎碎念,但心裡暖烘烘。


===


這次回日本的真琴,再度住進徹家。

「先說好,我允許在毛巾架上放毛巾。」

真琴笑得很是燦爛。

「但是不准放熊圖案的。」

「為什麼?!」

「那是當然的呀,要是繼續被妳侵佔下去還得了。」

走進屋內看到洗臉檯旁的毛巾架上放著毛巾,真琴好開心。

結果徹猛然丟來一包物品。

硬是接下來的真琴:「不要用丟的啊!!」

「那袋是真琴的。」竟然又丟了睡袋過去XD

但真琴注意到的重點完全不在那裡。

真琴喜上眉梢:「你剛喊了我的名字?!」

結果站在冰箱旁的徹還帥氣地又重述一遍:真琴。
 

真琴喜不自禁,衝到沙發上來到撤的面前,雙手捧住徹的臉歡喜地KISS下去>///<

 

 


「再一次。」真琴甜甜地要求著。

這下換徹害羞了。「是笨蛋情侶嗎?!」

「嗯!!」真琴大點頭。

「真琴。」

「徹。」

這次換徹要求了:「再一次。」
 

真琴也直接回應要求再度KISS。

兩人甜蜜相擁。真正的同居生活現在才要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